• 没有翅膀的飞翔(转载)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“每只胡蝶都是一朵花的循环。”甲虫浅笑着对我说:“有一天,你也会有一双斑斓的同党,在天空中蹁跹舞动。”阳光平静地淌过我每寸藏青的肌肤,我听到山风擦过树梢,如同一支深远的骊歌。     “啊,你!”小甲虫锋利

    假装的啼声在我耳边响起,我拖着湿淋淋的双翼,展开怠倦的眼睛——浅黄的粉翅可怜地覆在地上,我从一只毛毛虫变成一只小飞蛾,我笑了。阳光明媚得有些朴素,虽然好朋友小甲虫一直等候我成为一只最斑斓的胡蝶,轻捷地在花丛中飞舞,但我无恨亦无悔,若是注定我只是一只小飞蛾,阅历了茧里的痛楚与挣扎,我也早已脱了胎,换了骨,虽然我不斑斓的同党,我仍然

    依据有破茧而出那一瞬的动听,我仍然

    依据会用其实不曼妙的舞姿歌颂这个斑斓的全国,请祝愿我吧,我是一只可恶的飞蛾。     “每只鹰的止境都是天穹”,妈妈的眼光中布满等候,“有一天,你也会有一双顽强的同党,在天空中铺展你的光辉”,微风温柔地吹动我茸黄的毛,我听到燕语呢喃,讲述着一些陈旧的故事。     “啊,你!”妈妈繁重的感喟重重地敲打在我的心上,我当然明白,我只是一只伟大的鸡,天空只是一个太甚悠远的梦,而妈妈收养我这个孤儿,二心盼望我会是天空最骄傲的一只,对不起,妈妈,我只是一只鸡,所以蓝天不是我的挑选,江南三月,草长莺飞,我会在那里纵情地跑动,如一朵黄色的云擦过苍翠的天际,那里才是承载我欢愉的天国,我不会把鹰的希冀强锁上眉头,碾碎一个春花秋月的日子,在一片放逐抱负的草原,我会和鹰同样欢愉,妈妈,请祝愿我吧,我是一只幸福的鸡。   高考试卷     “每只天鹅都是天使的一次浅笑”,爸爸慈爱地凝视着我,“有一天,你也会有一双洁白的羽翼,在天空中誊写你高尚的斑斓。”水珠轻轻地顺着我的羽毛淌下,我好像听到雨打芭蕉,点滴着一些天荒地老的难过。     “啊,你!”爸爸绝望的眼光黯淡如被浇息的火把,我生成有残疾,永

    上一篇:女孩子,不漂亮也没关系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