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描写曲院风荷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    说起她,已是被我说过、提过以及写过有数次的话题,她,一个让我又爱又“恨”的“小东西”,爱,是由于她的可恶,而至于“恨”么!则是她的某些行为以及对我屡屡做出的“人身攻击”。这不,我家的小祖宗―――阳阳mm又悄无声息地跑到我家“涤荡”了。    那是一个寂静的星期六的夜晚,坐在书桌旁的我,在为星期天的轻松与幸运做预备―――写功课。    “嗯,不错!只要把周记和数学做玩就ok啦!”想着今晚计划的我忍不住喃喃自语,但不知为什么,我的心遽然有种不详的感觉,突突突的,这平静的夜晚好像是有什么事要产生。    “叮咚!”门铃声攻破了宁静,不会是……?一个动机从我脑海中擦过,阳阳mm,不会吧!不太也许,我慰藉本身,也许只是查水表的,用不着那么惊惶,边想着翻开了门,我遽然停住了,我由衷地感喟本身的预言之正确,由于在我的下方,已有一个小东西紧紧地抱住我,开心地喊着姐姐。    “妈,阳阳怎么来了啊?”我的语气询问中夹带着怀疑。    “哦,舅父说阳阳想咱们啦,你不是星期六满闲暇的吗!”妈妈一副为我的闲暇光阴着想的样子。    “可……”我有些欲哭无泪,我那轻松与幸运的计划泡汤了!    “去给mm切个橙子呀!”妈妈下达了指令。    “哦!”我无法地答应着,拿起橙子走进厨房,谁知阳阳mm也跟了出去。“阳阳,出去玩一会好拨?”我用刀的技巧原来就不熟练,要是被她……不警惕……效果不可思议。    “欠好嘛,我要看姐姐切么!”依旧是副愉快的容貌!    “乖撒!去看动画片好不?!”我向她提出一个诱惑的提议。    “等下看。”被她一句否决。    “有西游记耶,快去吧”我直接点出了她喜欢的片名。    “已演完了。下昼看了!”小阳阳倒是对节目洞若观火,一点都不买我的帐。    “再去看看呀,说不定重播啦。”我不得不采纳烟雾弹了―――这是我最后的招数了,总算是灵验了,阳阳mm一蹦一跳地走啦,我的小祖宗真是欠好应付呢,我长呼了一口气。    光阴分秒从前,我切的橙子也大功告成,咦好平静哟,我端着装着橙子的盘子走出厨房,只瞥见阳阳mm正在擅权地玩着我家冰箱上各种各样的吸铁石,那可是我多年淘宝来的亲爱法宝!    “阳阳,小……”我的提示还没入口,天不随人愿,一个小笼包型的吸铁石不负“阳”望地垂直落地,啪的一声,肝脑涂地,天哪,我的法宝,就此葬送人间。    唉,我家的小祖宗哟!W中学泅水记爱的全国 ~

    上一篇:赵本山:我不会移民国外,因为我爱中国

    下一篇:长大